佛光大学

:::

历史学系将于5/28.29与兰阳博物馆于本校共同主办:「扶鸾文化与民众宗教」国际学术研讨会

「扶鸾文化与民众宗教」国际学术研讨会
This is an image
5月28-29日两天,本校历史学系将与兰阳博物馆于本校云起楼国际会议厅
共同主办:「扶鸾文化与民众宗教」国际学术研讨会。此次参与的十多位学者
分别来自美国、日本、新加坡、大陆、俄罗斯,将和台湾的学者齐聚一堂,共
同分享最新的研究心得。
扶鸾,可说是宋代以降中国宗教活动最为重要的仪式。此种借由鸾笔,将
神明仙佛垂示由鸾生笔录所产生的行为与大量宗教经典文本,成为中国民众道
德修身的依准,也是在面临时局与社会动荡时,做为道德提倡和社会上平复的
主要力量。基于扶鸾这样的仪式在中国宗教场域的全面性影响,近年来的研究
展现在几个不同的层面如谢聪辉、王见川在道教的降真历史的重构、游子安、
黎志添在明清善书经典的产生与士绅、宗教人士的参与情况的研究,康豹进行
了埔里的鸾堂的调查和女性参与情况,高万桑对清龙门衍派金盖山道坛的理解
、柯若朴对台中武庙明正堂与新世代数码化鸾书的剖析,以及宗树人、王大为
、王见川注意到扶鸾与近代中国救世团体的形成,运作的关联;此外,志贺市
子对香港鸾堂的田野考察,以及在台湾区域研究盛行,陆续出现对地区鸾堂紮
实的调研。相关的研究课题与不同脉络的视角正逐渐开展出来。对扶鸾文化的
研究可能是近来切入近代中国宗教运动和社会文化相当重要的视域。
从宗教仪式的角度来说,扶鸾是近代中国宗教发展中相当重要的神、人沟
通技术。这种方式逐步跨越了各种宗教和教派而有不同脉络的发展。过去囿于
许地山对笔记类资料的观察,认为扶鸾只是文人聚会、做诗、游戏,仙道降真
交流、猜科举考试题。仅仅着眼于士绅的逸乐和情感的宣洩。目前既有的研究
成果已充分显示扶鸾的影响其实相当全面。单以宗教领域来看,明清的主要神
明信仰如关公信仰、文昌信仰之所以大为盛行,扶鸾所造出的经典如《觉世经
》,《文昌帝君阴骘文》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国西南和台湾宗教界流传关帝变
玉皇的说法和清中叶以来鸾堂的大量设立有着密切的关系。神明的信仰出现变
化也出现在济公的信仰变化上。据王见川的研究,在义和团运动前中国北方、
西南方、东南早已出现济公降鸾的现象。咸丰末期四川群英坛着造的鸾书《救
生船》上就开始出现了济公降鸾的训示,此后在各种扶造的宗教文本中,济公
降鸾的比重也愈来愈高,也反应出济公系的鸾堂影响也愈大。
总合来看,我们对扶鸾的研究还很片面。对扶鸾发展的历史还是很有限。
谢聪辉已将南宋《玉皇经》的扶造过程与道坛的关系仔细的爬梳,目前的资料

却还不了解这项技术透过怎么样的管道,又怎么扩及到文人与庶民的世界中?此
一方面近年胡劼辰对于笔录与文昌降乩文本的深入研究给予一些答案。
更进一步来说,将扶鸾扩大到文化层面时,可以注意到它在社会慈善救济
、家族信仰和社会活动背后的主要推动助力。在台湾、香港许多地区文化事务
与社区动员也可看见扶鸾的影响,游子安的研究充分的展现了这方面的情况;
台湾在日治时期的扶鸾活动,以戒烟的方式呈现,甚至于在1920年代后民国报
刊还可见到扶鸾成为明星八卦的解答。除了文化层面的探讨之外,本次会议的
另一个主题是民众宗教。近年来学界对民众宗教的定义看法不一,普遍认为民
众宗教包括了民间信仰与教派型的宗教活动。扶鸾与民众宗教的关系也颇为复
杂,二十世纪初中国救世团体如同善社、道院、一贯道等都和扶鸾有密切的关
系。黄克武、王宏超近年关于民国初年灵学、灵魂摄影的研究例子,扶鸾或扶
乩至此变成探讨未知世界的重要工具。

会议举办目的:
本次会议是由兰阳博物馆发起与佛光大学历史学系共同主办。该馆将「扶
鸾文化展」为年度策展的主题,即日起展览至9月4日。众所周知,宜兰一直被
视为台湾鸾堂发展的起源和重要传播之处,伴随台岛扶鸾戒断鸦片的风潮,宜
兰头城唤醒堂与台湾北部的重要鸾堂如:新竹劝化堂、苗栗感化堂、淡水行忠
堂、三芝智成堂、台北觉修宫、指南宫都有鸾法传递、鸾书交换、人际交流等
各种宗教与社会脉络存在。光绪年间宜兰的鸾堂发展颇速,兰阳博物馆做为一
个相当具有特色的地方展馆,举办这样的国际学术会议,相当具有历史意义。
而会议的研究成果亦可直接反馈给兰阳博物馆。
宜兰不仅仅是台湾鸾堂的起源地,在兰阳博物馆的合作引领下,更可统合
相关的研究成果,做为展示、理解此一重要宗教社会现象的主要窗口。并可做
为未来馆方常设展的内容建置,提供视野与素材。将来借由此次会议的引导与
论文集的出版,更可引起国际学界对兰阳博物馆的注视。也能让一般民众更
了解扶鸾文化延续到现代的文化意义与内涵。

本会议议程如附档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