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大學

:::

歷史學系將於5/28.29與蘭陽博物館於本校共同主辦:「扶鸞文化與民眾宗教」國際學術研討會

「扶鸞文化與民眾宗教」國際學術研討會
This is an image
5月28-29日兩天,本校歷史學系將與蘭陽博物館於本校雲起樓國際會議廳
共同主辦:「扶鸞文化與民眾宗教」國際學術研討會。此次參與的十多位學者
分別來自美國、日本、新加坡、大陸、俄羅斯,將和台灣的學者齊聚一堂,共
同分享最新的研究心得。
扶鸞,可說是宋代以降中國宗教活動最為重要的儀式。此種藉由鸞筆,將
神明仙佛垂示由鸞生筆錄所產生的行為與大量宗教經典文本,成為中國民眾道
德修身的依準,也是在面臨時局與社會動盪時,做為道德提倡和社會上平復的
主要力量。基於扶鸞這樣的儀式在中國宗教場域的全面性影響,近年來的研究
展現在幾個不同的層面如謝聰輝、王見川在道教的降真歷史的重構、游子安、
黎志添在明清善書經典的產生與士紳、宗教人士的參與情況的研究,康豹進行
了埔里的鸞堂的調查和女性參與情況,高萬桑對清龍門衍派金蓋山道壇的理解
、柯若樸對台中武廟明正堂與新世代數位化鸞書的剖析,以及宗樹人、王大為
、王見川注意到扶鸞與近代中國救世團體的形成,運作的關聯;此外,志賀市
子對香港鸞堂的田野考察,以及在台灣區域研究盛行,陸續出現對地區鸞堂紮
實的調研。相關的研究課題與不同脈絡的視角正逐漸開展出來。對扶鸞文化的
研究可能是近來切入近代中國宗教運動和社會文化相當重要的視域。
從宗教儀式的角度來說,扶鸞是近代中國宗教發展中相當重要的神、人溝
通技術。這種方式逐步跨越了各種宗教和教派而有不同脈絡的發展。過去囿於
許地山對筆記類資料的觀察,認為扶鸞只是文人聚會、做詩、遊戲,仙道降真
交流、猜科舉考試題。僅僅著眼於士紳的逸樂和情感的宣洩。目前既有的研究
成果已充分顯示扶鸞的影響其實相當全面。單以宗教領域來看,明清的主要神
明信仰如關公信仰、文昌信仰之所以大為盛行,扶鸞所造出的經典如《覺世經
》,《文昌帝君陰騭文》有著密切的關係。中國西南和台灣宗教界流傳關帝變
玉皇的說法和清中葉以來鸞堂的大量設立有著密切的關係。神明的信仰出現變
化也出現在濟公的信仰變化上。據王見川的研究,在義和團運動前中國北方、
西南方、東南早已出現濟公降鸞的現象。咸豐末期四川群英壇著造的鸞書《救
生船》上就開始出現了濟公降鸞的訓示,此後在各種扶造的宗教文本中,濟公
降鸞的比重也愈來愈高,也反應出濟公系的鸞堂影響也愈大。
總合來看,我們對扶鸞的研究還很片面。對扶鸞發展的歷史還是很有限。
謝聰輝已將南宋《玉皇經》的扶造過程與道壇的關係仔細的爬梳,目前的資料

卻還不了解這項技術透過怎麼樣的管道,又怎麼擴及到文人與庶民的世界中?此
一方面近年胡劼辰對於筆錄與文昌降乩文本的深入研究給予一些答案。
更進一步來說,將扶鸞擴大到文化層面時,可以注意到它在社會慈善救濟
、家族信仰和社會活動背後的主要推動助力。在台灣、香港許多地區文化事務
與社區動員也可看見扶鸞的影響,游子安的研究充分的展現了這方面的情況;
台灣在日治時期的扶鸞活動,以戒煙的方式呈現,甚至於在1920年代後民國報
刊還可見到扶鸞成為明星八卦的解答。除了文化層面的探討之外,本次會議的
另一個主題是民眾宗教。近年來學界對民眾宗教的定義看法不一,普遍認為民
眾宗教包括了民間信仰與教派型的宗教活動。扶鸞與民眾宗教的關係也頗為複
雜,二十世紀初中國救世團體如同善社、道院、一貫道等都和扶鸞有密切的關
係。黃克武、王宏超近年關於民國初年靈學、靈魂攝影的研究例子,扶鸞或扶
乩至此變成探討未知世界的重要工具。

會議舉辦目的:
本次會議是由蘭陽博物館發起與佛光大學歷史學系共同主辦。該館將「扶
鸞文化展」為年度策展的主題,即日起展覽至9月4日。眾所周知,宜蘭一直被
視為台灣鸞堂發展的起源和重要傳播之處,伴隨台島扶鸞戒斷鴉片的風潮,宜
蘭頭城喚醒堂與台灣北部的重要鸞堂如:新竹勸化堂、苗栗感化堂、淡水行忠
堂、三芝智成堂、台北覺修宮、指南宮都有鸞法傳遞、鸞書交換、人際交流等
各種宗教與社會脈絡存在。光緒年間宜蘭的鸞堂發展頗速,蘭陽博物館做為一
個相當具有特色的地方展館,舉辦這樣的國際學術會議,相當具有歷史意義。
而會議的研究成果亦可直接反饋給蘭陽博物館。
宜蘭不僅僅是台灣鸞堂的起源地,在蘭陽博物館的合作引領下,更可統合
相關的研究成果,做為展示、理解此一重要宗教社會現象的主要窗口。並可做
為未來館方常設展的內容建置,提供視野與素材。將來藉由此次會議的引導與
論文集的出版,更可引起國際學界對蘭陽博物館的注視。也能讓一般民眾更
了解扶鸞文化延續到現代的文化意義與內涵。

本會議議程如附檔

編輯